治理霧霾不可等風來 記錄空氣監測工程師工作坐標

時間:2017-1-9 16:45:00 來源: 添加人:admin

  近日,據媒體人獲悉,北京市環境保護監測中心自動監測室副主任景寬表示,實驗室樓頂上整齊排列著12臺空氣質量監測儀,景寬需要更換每臺儀器上的空氣濾膜,記錄儀表盤所顯示的PM2.5濃度等數值,然后交到平衡實驗室稱重,繼而測算出PM2.5的各項數據。

  PM2.5數據是怎樣得出來的

  新年上班天,早上7點鐘,室外溫度已降至零下,北京市環境保護監測中心自動監測室副主任景寬裹起棉大衣,爬上了顆粒物綜合觀測實驗室的樓頂,今天,他要對空氣質量進行手工采樣。

  實驗室樓頂上整齊排列著12臺空氣質量監測儀,景寬需要更換每臺儀器上的空氣濾膜,記錄儀表盤所顯示的PM2.5濃度等數值,然后交到平衡實驗室稱重,繼而測算出PM2.5的各項數據。

  這也是自動監測室的一項例行工作,每天都安排人值班,全年無休,無論外面空氣質量好壞,都須在露天條件下完成工作。

  霧霾數據是如何測定出來的?《工人日報》記者跟隨空氣質量監測工程師,記錄下霧霾背后,他們不為公眾所知的工作狀態。

  “戴口罩產生哈氣模糊了眼鏡,會影響工作”

  “空氣污染物的數據計算是一套系統,需要多方合力。先由平衡實驗室稱重,再通過標準算法解構污染物成分及含量,再變算成AQI預報給公眾。手工監測是空氣質量監測系統的前哨站。”景寬說,這里是空氣質量手工監測的一個子站點,而樓下的平衡實驗室,負責全市所有子站的空氣濾膜的稱重及計算任務,每天大約要接收600片左右的濾膜。

  景寬表示,雖然空氣濾膜一天只需更換一次,但是平衡實驗室資源有限,紅色和橙色預警期間污染物分析任務緊迫,有些子站的工作人員凌晨4~5點就開始收集、寄送空氣濾膜樣本,以便實驗室可以盡快得出分析結果。

  雖然pm2.5濃度數值靠各個子站的空氣監測儀即可自動獲取,但儀器只能讀出PM2.5濃度數值,卻分析不了成分構成。“PM2.5沒有標準物質,通過手工監測,我們可以分析出成分構成及各部分所占的濃度,從而為決策部門治理霧霾提供依據。”景寬說。

  另外,手工監測也是對子站儀器精度的參照方法。景寬說,現在子站的自動監測儀都是進口的,達到了國際標準,然而儀器總會出現故障,需要一套標準的參照方法對其校驗,人工監測是對自動監測方法的補充,其測算出的數據與自動監測數據比對,從而衡量自動監測數據的準確性。

  “但是手工監測工作周期較長,以天為單位,而子站的空氣監測儀能全天候、實時、自動地監測空氣中的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和PM2.5、PM10的實時變化情況,更迅速、靈活。”景寬補充道。

  采訪當天,路上行人或掩鼻而行或戴上口罩,但是在室外工作的景寬卻沒有佩戴任何防護用具。“戴口罩呼出的哈氣容易模糊眼鏡,給工作帶來不便。”他說。

  “從大興跑到懷柔,工作就像在出差”

  除了日常的人工監測、數據分析,自動監測室還需負責各個子站的運維工作。在自動監測室工程師姜南眼里,這份工作就像在北京城里“出小差”。

  北京現在共有空氣監測子站30多個,分布在不同區域,相當一部分在遠郊區。“子站選取一要具有代表性,二要空氣流通能客觀反應該區域空氣質量。”姜南說,“北京市各個區縣都設有空氣監測考核站點。”

  從門頭溝到海淀,再從大興跑到懷柔,每周姜南都需要把自己負責的6個站點走上一遍,以保證自動監測儀正常運行。據他介紹,現在部門每個人需負責大約5個子站,但京津冀以后要聯網升級,監測子站會擴充到70多個,自己肩上的任務或許會多出一倍。

  去子站路途較遠,監測人員都會自行開車前往。姜南說,跟設備打交道,會有很多突發狀況出現,儀器一旦出故障,必須及時去解決問題,保證監測數據的捕獲率。不論雨雪或者夜間。“相比霧霾,家人更擔心道路安全。”

  子站的日常維護工作比較瑣碎,姜南每周都需對子站進行例行巡檢,包括對子站設備的維護和周邊情況的檢查,每個月要對儀器流量進行一次校準,并對子站氣態儀器的準確度和精密度進行一次校驗,一般需花費2~3個小時。

  “儀器運行時會發出巨大的噪音,站房內還有一些用于標定儀器的有毒性校準氣體可能會被監測人員吸入,時間久了就會發生頭暈的現象。空氣流量校驗是在樓頂進行,一些老舊站臺需要爬直梯上去,冬天梯子結冰濕滑,有同事因此摔骨折;為防止站房漏水,站頂上鋪著像‘瀝青’似的防水材質,夏天會融化沾到衣服上就洗不掉……”姜南坦誠工作中有不少“辛酸事”。

  “現在對監測子站運行狀態的判斷需要從中心端的電腦記錄的相關數據來判斷,未來會接入智能監測程序,有配套的手持設備來顯示各個儀器的運行狀態,合理制定維維修計劃。”他期待道。

  采訪當天,姜南維護完子站后,下午還要返回單位做污染物數據分析報告,晚上值班到晚上9點應對突發情況,一天的工作滿滿當當。

  “空氣質量在逐年變好,你信嗎?”

  “去年剛入職的曹陽提起自己的工作充滿了驕傲。”同學聚會時說起工作,我說全北京的空氣質量數據都是我們單位測出來的,很有成就感。"

  而在空氣監測一線奮斗近10年的景寬談起工作,感受更多的是公眾質疑。“我說北京空氣質量在逐年變好,你信嗎?”他打趣道,“很多人都不信。霧霾不一定都是本地產生的,津冀地區的霧霾吹過來自然會影響到北京。北京空氣質量一年比一年好,數據是可以說話的。”

  根據北京市環保局公布的全年空氣質量狀況報告,2016年,該市空氣中二氧化硫、二氧化氮、PM10、PM2.5四項主要污染物濃度總體呈下降趨勢,空氣達標天數比2015年增加12天,重污染天數39天,比2015年減少了7天。其中PM2.5年平均濃度達73微克/立方米,超出國家標準1倍以上。

  “一些人會質疑我們的測量數據,說外面能見度這么低了,為啥測算的數值還那么健康,”采訪中姜南也談到了質疑,“這是因為霧和霾不同,霧主要成分是水分,會導致可見度降低,有些天氣看起來很差,實際上沒那么大危害。”

  姜南說,公眾對污染的感知主要靠肉眼識別,其感知表現為天氣狀況的“能見度”,空氣中顆粒物產生消光作用會影響到“能見度”。因此,能見度不高的原因有兩種,其一確實是空氣中污染物很多,顆粒對光產生散射、吸收作用致使能見度很差,這種天氣被稱之為“霾天氣”。另一種是污染物濃度比較低,但相對濕度很大,水汽較多也會產生消光作用,使得能見度降低,這種情況稱之為霧。儀器監測的數值反映的是污染的程度,霧天氣下,污染物較少,儀器監測數值自然很低,但是能見度很低,公眾也會認為“污染”嚴重。

  治理霧霾不能“等風來”

  霧霾形成成分復雜,治理需對癥下藥。據北京市環保監測中心主任張大偉介紹,空氣中的氮氧化物主要來源于機動車等污染排放,二氧化氮正成為北京市非采暖季大氣污染治理的重點。而二氧化硫主要來自燃煤一次排放,采取減煤措施、清潔能源替代燃煤,可降低其污染程度。

  “治理霧霾更是門技術活,可不是光靠‘大風吹’。一是減少機動車尾氣排放;二是對本地的工業排放施以重拳,肅清空氣污染毒瘤;三是對外來輸送的霧霾,京津冀將區域聯合,一同應對治霾難題。四、積極推進煤改電、無煙煤等舉措,減少因為冬季集中供暖而導致的季節性霧霾。霧霾的治理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姜南告訴記者。

  面對公眾對于霧霾的“焦慮”,環保工作人員坦言,從北京市大氣污染物多年變化趨勢來看,“在波動中下降”是空氣質量改善的基本形態,改善趨勢是明顯的,但地理條件、能源結構、人口數量,使得這一改善過程又是循序漸進的。“改善霧霾這一過程是緩慢的,從量變到質變是漫長的過程。”北京市環保局總工程師于建華指出。

  張大偉建議,要徹底消滅空氣重污染,根本在于大范圍區域內調整產業結構、優化能源結構、改變生產和生活方式,降低大氣污染物排放水平,使其與區域環境容量相匹配。

暫時沒有留言

我要留言
看不清楚,換一個
精彩推薦

2018國際橡塑展之小眾展區:十余家試驗…

汞監測戰略將制定 汞監測市場迎來發展新局…

第二屆儀表與自動化工程技術交流會在山東濰…

美國Rtec在2018年全國青年摩擦學會…

本周資訊排行榜
更多>>視頻分享
有龙王捕鱼的棋牌